蜘蛛思

是否在天空编织一张网,就能守护住我的世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关于近日妈盲目为我找工作的心理分析

这两天又连续发了关于妈妈的噩梦。在梦中她一直强迫我去做某件事,强迫我去做某份工作,我感到十分的压抑和恼火,于是在梦中反抗,和她撕扯。今天醒来时再次试着梳理了一下这份情绪,终于发现触碰到了之前从未察觉到的一个事实。
妈最近发狂似的帮我找工作,尽管我已经一再重申我找工作的前提是不影响我每个星期三晚的心理学习小组,但她却似乎从来都不记得有这回事。她“推荐”过我一份到珠海上班的工作,导游,和一份固定夜班的工作。我说这些工作都不行,因为时间都不方便,但她却总说没那么凑巧的你不可能总是在周三那天外出,或可能那天你可以休息。似乎整个世界都能围绕她的幻想运转一般,无视现实。
而我已经不只一次的跟她说你不用那么替我操心,我自己会找,我自己会安排,但她却对我说的视而不见,当我昨天终于发怒说不用你再帮我找了的时候,她居然说你自己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有什么做你就先做着什么啦!你为了生存你就得什么都干的啦!我帮你找多个机会不好吗?我十分惊讶她说出这样歪曲事实的话。而且仿佛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一般。首先不说我现在的生存根本没有出现问题而她却已经说得仿佛我已经没钱吃饭了般,而这时我更强烈的一个情绪是很想重提BRT事件,我想大喊若不是你我早就已经在上班了!而我也十分惊讶每次和她纠结关于找工作问题时我总会不自觉的又扯回到这个事件上,而且已经不只一次这样,每次和她争论关于这个工作问题时我总会出现这种不自觉。我开始一直以为其实我在这一事件上还是在怪责她,但感觉不是这样的,我已经放下了BRT的事情,并且在这个事件上我也认为并不单单只是谁的责任问题,里面似乎有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只是她在前一段时间总是不断的问BRT还有没有再联系我,而现在她不再问了,却开始说出仿佛我没有去工作是我的能力有问题,所以一直都找不到工作的话来。
这刻我突然明白,她对我的这个投射是多么的强烈,多么的恐怖。事实是,她在这一事件上还是认为是因为她的缘故而让我丢了这份工作,因此引发了她强烈的内疚感。于是为了逃避这个自己“好心办坏事”的令人难过的事实,她开始忽略这种内疚,把情绪转移到帮我找另一份工作之上(自我防御机制的启动),仿佛帮我找到了另一份工作这份内疚就可以消去了。所以,她并不是真心的想为我找一份工作,只是希望得到一个“她帮我找到了工作”这样的结果。而在她采取这样的行动时,由于她处于最根本的动机,其实还是要逃避那份内疚的感觉,因此这份感觉就那么巧妙的投射了给我,似乎一直在故意挑衅我重提这个事件,让我帮她自己去怪责她。尽管这一切并不是我真实的想法,但一切还是那么神奇的被挑了起来。
另外,在她的这个心理防御机制中,我想应该还有另一层面的意义。她不断的为我找工作,却总是找一些明知我不会去从事的工作(比如导游,很久以前爸自己开办旅游公司时已动员过我多次去考导游证,但我已经明确说过我不喜欢,我并不习惯在很多人面前过于表现自己,而她那时也是对我表示理解并支持我的。而这次她居然会又让我去试一份导游的工作,老实说我是很诧异的),我不知道在这当中是否有一种无意识的故意存在。如果,其实她的深层意识只是希望达成一个“我已经为你做了那么多,但你都不领情,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不关我的事”的结果的话,那么这种无意识的故意也许是可能存在的。当她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希望把内疚消灭时,这样一种反转的逻辑的诞生,对于保护她自己,是十分有效的。因为当这个逻辑实现时,她就能把在BRT事件中自己的过错完全消灭,而把一切的责任全推在了我身上——“我只是在为他付出努力,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唉,原本不过是一件这样的小事,但因为压抑、忽略、转移了自己的情绪,于是导致一系列越来越过火的后续事件发生,我只能说,其实人心理的“蝴蝶效应”,也是相当恐怖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心理学習 | Comment:3 | Edit | Trackback:0 |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