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思

是否在天空编织一张网,就能守护住我的世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疯城记

我是一个新闻播报员,负责主持一档本地新闻节目。我的职责是搜罗在这个城市里发生的匪夷所思的见闻,然后在节目中与观众共同关注探讨。我习惯走路回电视台,因为这样我可以在路上看到更多新鲜火辣的事情,可用于当天节目的谈资。
每天我都几乎是定时出门。我裹着一件大皮衣,戴一顶帽沿刚好遮住眼睛的呢绒帽子。在踏出门口的一刹我总是习惯性地把皮衣拉紧一点,然后把脸藏在翻起的衣领后面。

我步行过第一个街口。这条街道是长年的无牌小贩聚集地,俗称“走鬼街”。此刻正是城管执法时间,我停在路口,悄悄的往里张望。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城管和小贩们互相厮杀的血腥场面。城管们手抡警棍,逮着一个小贩便七八个人围上来往死里打,打得小贩口吐鲜血欲叫无力。逮不着小贩的便拿小贩的摊档当棍法练习,对着水果蔬菜一顿拳打脚踢,可怜的货物们只能恨自己生少了一双腿,在地上滚来滚去。而有部分逃跑不及的小贩也不甘于认命,于是便抡起石头或扁担与城管们展开殊死搏斗。那场面甭提有多精彩了。让在一旁观看的我都有抑制不住想加入乱斗的冲动。
只不过我是一个理智的新闻播报员,我清楚知道自己还必须上镜头面对观众,因此不能不顾形象在此和他们一起拼个头破血流。然后我便离开了。

我步行过第二个街口。我停住脚步是因为刚刚有一辆跑车突然在我面前飞驰而过,假如我往前多走了一步,我将和它迎面撞上。在我正暗自佩服自己过人的敏捷反应的当儿,果然就有一个反应不及的人和跑车撞上了。随着跑车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那人华丽的飞到了半空,作了一个720度转体翻腾两周半之后紧接一个美妙的自由落体,可惜没站稳,摔了个肝脑涂地。急刹车的跑车在滑行将近50米之后终于停下来,车门打开,走下一个身穿军装的大人物。他在仔细确认了自己的跑车没被撞坏之后,瞥了一眼那堆横在马路中间血肉模糊的物体,拿出手提拨了一个电话。我只隐约听到他说他在70码的速度下不小心碰死了一个人,你紧来处理一下。
我是一个专业的新闻播报员,对于非关我工作的事情我决不会多理。然后我便离开了。

我步行过第三个街口。这条街道乃市政府所在地。在政府门口长期拉着众多大横额,还常有绝食者在此静坐。横额上的标语大多很可笑,什么“还我血汗钱”“乞求公道”“我们只想要人权”之类,一看就知道写这些的全是些没文化又或者已经被帝国主义文化彻底侵害了脑细胞的边缘人群。最近有学者说道,那些执意上访的人群,占了99%都有精神病。有时我实在很佩服政府的包容力,居然能够容许如此一群精神病在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扰乱公共秩序。不过既然人家要绝食,想来也没有禁止之必要。
我是一个有文化有思想的新闻播报员,对于这种丢脸的神经病,我实在不屑再多看一眼。于是我便离开了。

我步行过第四个街口。这里有两群人正在对峙着。其中一群人的领军人物高举着一面旗帜,上书三个正楷大字:“本地人”。而另一群人也竖着一面旗帜,旗帜上同样书着三个大字:“外地人”。“本地人”对着另一群体高声疾呼:“滚出去!还我纯净的家园!”而“外地人”也不甘示弱,大声反抗:“世界只属有能者居之!我们要翻身做主人!”“还我纯净家园!”“翻身做主人!”……就这样两个群体气势汹涌的你一句我一句,从天亮喊到天,再从天喊到天亮,尽管从来没有争出一个结果来,但双方却很乐此不疲的继续着,从来没有一方想过退缩。
我是一个繁忙的新闻播报员,当然没那多余的闲暇陪他们在此虚度日月观赏斗转星辰。于是我又离开了。

我步行过第五个街口。这条街道正发生严重的交通堵塞。此时便显现出我选择步行上班是一个多么英明的抉择了。我静静的步过怨声震天的车水马龙,来到产生堵塞的源头看个究竟。原来是一个男人爬上了主干道的一条大桥,高呼着要跳下去一死了之。交警部门被逼无奈地只能将大桥封锁,谈判专家与该男耐心地交谈,消防部门也准备好了气垫以防万一。状况似乎已经僵持了好几小时,此时的喇叭声及怨骂声不绝于耳。有怨该男做事不够爷们跳个桥还要左犹豫右思考的,有骂谈判专家谈个判比谈个情还要久的,有怪交警不应封路导致上万人上班迟到奖金被扣的……就这样,直到最后男人终于被专家说动,主动的往回撤退了。此时的喇叭声及咒骂声显得比方才更加洪亮及激昂。也许因为抵挡不住那股声浪的狂潮,男人居然在撤退途中脚一滑……在静默的一声惨叫之后,响起的是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只有少部分人在掌声的淹没中显得错愕不已。
看完一出闹剧之后,我耸了耸肩,离开了现场。我是一个负责任的新闻播报员,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的职责是什么。

终于回到了电视台。我坐到主播位上,待灯光师打好灯光,导演做完倒数的手势之后,我对着开动的摄影机露出了我专业的笑容:
“各位观众晚上好,欢迎收看本期的新闻报道。今天一整天,我们的城市都沉浸在一片和谐安好的气氛中,人民的生活幸福美满,没有一丝的不满、怨言,彼此互助友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小説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孙悟空的紧箍咒

一天,唐僧问孙悟空。
“悟空,你是不是在害怕?”
“我害怕什么?”
“你害怕什么?”
“……”
“悟空,如果你害怕,你要说啊!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呢?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又怎么能和你分担呢?你不让人和你分担……”
“够了够了!”孙悟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俺老孙懂得七十二般变化,能腾云驾雾,一个筋斗能翻十万八千里,还有俺手中的这条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是天底下最强大的兵器……”
“悟空,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
“悟空,为什么你总不能坦诚的面对你自己?你明明在害怕,但你还要在我面前装得你有多强大,你明明知道,你越是耀你的力量有多强大,只能证明你心中的害怕越深不见底……”
“笑话!”孙悟空狂笑起来。“俺老孙当年大闹天宫,满天神佛被俺打得屁滚尿流,最后玉皇老头子吓得躲进桌子底下,大喊‘快去请如来佛祖~~~’……哈哈哈哈哈,俺老孙就是从来没有害怕过!”
“当年大闹天宫的是谁?”
“就是俺老孙!”
“你是谁?”
“俺是齐天大圣……”
“嗯?”
“俺是……东胜神州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
“悟空,你到底是谁?”
“……可恶!!”
孙悟空突然抓狂起来,猛搔脸上的猴毛。
“你为什么生气呢?悟空。”
孙悟空一把扯下头上戴着的在正中绣有一个金光闪闪的“佛”字的帽子。
“俺现在什么也不是!只是唐僧底下的大徒弟孙悟空!”
“……”
“如果不是这个套在俺头上的金箍,俺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孙悟空一边暴跳如雷一边愤怒的朝唐僧咆哮。
“如果不是如来那个老不死把这个金箍交给那个臭观音,如果不是那套只要一念就让俺老孙头疼得死去活来的紧箍咒,如果不是俺老孙当年一时糊涂中了你和观音设下的圈套,如果不是……”
“悟空,你想离开吗?”
唐僧突然打断了孙悟空的咆哮。
孙悟空突然安静了下来。他默默的走到白龙马的身旁,抚摸着马儿的脸庞。
“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是不会阻拦你的。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念那套咒语。”
“你骗谁呢?”
“出家人不说诳语。”
“哼哼……”孙悟空抬起头,望着蓝天。“就算离开,又能到哪里?”
“回去花果山继续当你的美猴王,或者上天庭受封继续当齐天大圣……”
“呵呵,别开玩笑了。”孙悟空脸上突然露出不屑,牵起马缰静静的继续往前走。
一直在一旁没有作声的猪八戒终于没能忍住,放声大笑起来。而在最后头的沙僧低头挑着行李,不知是累得不行还是听到了师父和大师兄的对话,一直在摇头。

放眼望去,只见前路茫茫。
小説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故事,无关爱情

——献给爱过、错过、遗憾过的人们。

1

这场暴雨在来临之前,竟然没有甚至半点儿的征兆。于是,呼应起了街上的措手不及,如涟漪般蔓延开去。
她把袋子举在头顶,匆匆的寻找着躲避的地儿。高跟鞋溅起的水花在她身后扬起一道曼妙的风景,跟随她脚步的频率有节奏的弹奏着水花的乐曲。
而乐曲停在一栋大厦的屋檐处。她使劲的拍打着皮包和衣服上停留的水珠,和理顺被打湿了一半的长发。当终于认为一切都整顿好以后,她才记起,自己忘了喘上一口气。
她的目光往外移去。天地间仿佛已挂上了一重由雨水编制而成的幕帘,遮去了阳光,和视线在空气中的穿透。全世界突然之间只剩下一种声音,和一道风景。所有的变化,只是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
这时,一滴泪水滑落在她的脸颊。
许多故事的开始都跟这场暴雨一样,没有任何的预兆。但在我们意识到的时候,却已经在发生了。
她的泪水,并不是这个故事的开始,或者,那是另一个故事的结束。只是,那个结束刚好在此时被勾起了而已。
隔着泪水,她看到的是一只黝的手,手上轻轻的捏着一张雪白的纸巾。她不知道是因为纸巾的白而显衬出手的,抑或相反。
她带着愕然地往手伸出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一张温和的笑脸。当四目交碰的时候,世界仿佛产生了那么一刻的静止。
“不要紧吧?小姐。”因为雨声的遮掩,她只能听到说话的内容。但却无法听清说话者的声音。
“谢、谢谢……”她低下了头,匆忙的接过那张纸巾。她不知道,她的羞愧是产生于被一个陌生男子看到了自己脆弱的一刻,还是如此大方的接受了他的关心。
她轻轻的把泪水擦去。然后,把纸巾揉在手心。
对方没有再说话,而她,也良久都没有抬起头的勇气。因为她怕泪水会再次不受控制,或者目光会再次相碰。
雨还是一直下着。世界再次回归到只有一种声音的状态。虽然只在前一刻,她分明听到了某些东西碰撞时产生的巨响。
突如其来的雨打乱了每个人的生活节奏,但每一次的雨,都让天地暂时连接在了一起,甚至,相聚起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拉近两颗原本陌生的心。
终于她抬起了头,但目光却下意识的落在另一个方向。不过,那张温和的笑脸,却仿佛已经消融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在犹豫,是否应该再表达一次谢意,或者,认识这个陌生的男子。她的心中竟然多了一种期待。期待雨中再响起那一把声音,期待,雨再下久一点。
而她也感受到了,有一个目光,总是不经意的停在她身上,但每一停留,就迅速移开。
她咬着下唇,再次低下了头。脸颊有点发烫,是因为泪的痕迹吗?但她却不自觉的把那团纸巾揉得更紧。
世界在某种心情下,总会让我们感觉静止了。只可惜的是,时间却从不愿意陪伴我们,哪怕停留仅是多一秒钟。
雨停了。
和它突如其来的开始一样,结束也是无声无息。
让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是她期待着的声音,终于响起了。但内容却跟她的期待有着那么的差别。
“终于停了……”这是她能听到的。
她抬起头来。阳光再次投射在地上,小鸟又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刚刚几乎能把她的视线遮盖住的雨帘,此刻只剩下了寂寞的水珠,偶尔的从空中滴落到地面。
在她觉察视线终于又变得清晰的一霎,她的泪水几乎又要汹涌而出。
而这时,她的耳边又响起了那把声音。
“那么,我走了。你要开心哦!小姐。”
她猛的别过头去,映在她眼帘的,还是那么温和的笑容。
然后,笑容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化为了一个高大的背影,匆匆的离开了。
她其实还有话想说,起码,一句简单的“谢谢”吧。但她却连一个字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她只能凝视着那个背影的远去,最后,消融在雨后的阳光里。
我们无法知道故事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同样,我们也无法估计到它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只是,最后,她都忍住了泪水。
如果说泪水总是对往事的一种缅怀的话。

2

他最近总留意到一个女孩。在他走出公司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她路过。
如果只是偶然的一次两次,或者谁都不会在意。但假如三次、四次的话,这就变成一件很有趣的事儿了。
他猜测,这个女孩大概跟他一样,对于时间都存在着某种偏执。比如,他会计算着离下班还有多久,而他一般需要多少时间去整理好下班的行装,才能上在几点钟踏出公司的门口,再走几分钟的路到车站,才能乘上几点钟的巴士,等等。
他不知道他这算不算得上一种心理变态,只是,他觉得他生来就喜欢这种有条不紊的生活,所以他从没想过要去扭转点什么。像听惯了古典音乐的人,一般很难接受嘻哈乐派一样。
而在这样规则的生活中,居然屡次遇上同一个人,实在让他感到意外。
那感觉就像,两列原本不同轨道的列车,却总会在某个节点相遇——当然只是相遇,而不是相碰——你就难免会对那辆列车的轨道是如何行驶的,而产生兴趣。
今天大概是一个不好的日子。虽然他早也有辞去这份工作的念头,但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今天发生的一件小事。那一刻他深切的感受到这儿他再也无法若无其事的待下去了。于是他递了辞职信。毫无预警地,今天成为了他在这儿工作的最后一天。
有时候他实在不知道是天气觉察了自己的心情,还是心情早已察觉到天气的变化。在他最后一次踏出这个公司大门的时候,居然下起了一场之前毫无征兆的暴雨。
天空突然变得灰蒙,行人突然变得匆匆。
这场雨毫不留情的把他井井有条的生活节奏完全打乱。今天他毫无悬念地会乘不上平时乘的公车,无法在既定的钟点踏进家门口。他懊恼地掏出香烟,打算让烟雾陪伴他等待这场没来由的雨的结束。而突然,他愕住了。
他又看见了她。
她把手中的袋子举在头顶,匆匆的寻找着躲避的地儿。她的高跟鞋溅起的水花,仿若跟随着她的脚步,奏起了一首曼妙的乐曲。
他突然醒悟过来,这次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碰到她了。
他心中突然浮起了一丝不舍。虽然他们只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但,她却让他感到了多一丝的亲切感。
她走进了不远处的一栋大厦的屋檐处,然后,使劲的拍打着留在袋子和衣服上的水珠。而他突然涌起了一股冲动,把已经掏出来的香烟塞回了口袋中。然后,他朝那个屋檐拔开了脚步。
雨真的很大,打在脸上甚至有疼痛的感觉。也许因为这是一场没有准备的雨,所以才来得如此猛烈。
当他步入与她相同的屋檐的一刻,他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那是因为短跑后的加速,还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呐喊,他并不知道。他只感到这次的雨水停留在身上,是前所未有的寒冷。
他掏出一张纸巾,擦拭着脸上的雨水,或是汗水。他借着喘气,希望心跳能尽快的平静下来。
世界此时只剩下了一种声音。不是雨声。那是他心跳的声音。
他把擦湿了的纸巾攥在手心,目光开始游移。他的大脑告诉他,他要寻找垃圾桶,但他的心却说,不是。
他的目光远远地停留在她的身上。她正安静地凝视着天然交织而成的一幅幕帘,神情认真得令人心疼。
虽然这仅是第一次他如此近距离的凝视她。但是,他却在她的眼神中,读到好多好多。他知道了,她曾经经历过同样的雨天,她曾经,被没来由的雨水打痛过。她并非只是单纯的在凝望这样一场暴雨,他听到了,她的内心在倾诉着一些什么。
突然,她落下了一滴泪。
旁人看来,这是一滴莫名其妙的泪水。但他知道不是。泪水内包含的,往往是对过去的缅怀。如果说没有征兆的开始让我们感到无措,那么没有征兆的结束,总会让我们感到无力。那么,至少,我们可以把它记住。用我们的泪水。
他默默地走近了她的身边,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的递到她面前。
“不要紧吧?小姐。”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因为他知道,能化解悲伤的,就只有笑。一个能够包容悲伤的笑。他们虽然只是陌生人,但他却那么想让她知道,有时,你并不是一个人在走路。
他和她的目光有那么一刻相碰在了一起。只是很短的一刻。但那一刻世界仿佛静止了。
因为目光投射出的总是真实的心灵。而心灵,大概是唯一能超越时间而存在的。
她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谢,接过了纸巾,然后低下了头。
他在回想,究竟在几分钟之前,是一种怎样的冲动,驱使他靠近了这个女孩。
突然辞职的决定。一场突然的暴雨。突然产生的不舍。然后突然涌起的冲动。如此多的突然聚在一起,还能让人相信一切都只是偶然吗?
也许不是。也许这是上天特意安排的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她。
他并不知道,她曾遭遇过些什么。他只是一直停留在远方,凝视着她每一次的路过。她的曾经的故事里,并没有他的出现,但,他却一直存在着,以她不曾察觉的形式。
如今他终于出现了,在这个故事里。但他实在没有料到,竟然是以最后的形式开始。
又或者,这个故事应该开始于更早吧?在他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在他,第一次思索她的轨迹的时候。而今天所有的突然,大概都是上天想在一个结束的时刻让她知道,她其实,并不孤单。
他忍不住再次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但他不敢细看。因为他怕这样会让他产生留恋,而留恋,会让他最后不能潇洒地走开。走出这一个不属于他的故事。
后来,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落在他们面前的这场雨上。那就像是一道屏障,能阻止他们离开彼此。尽管只是暂时的,但他也产生了一种期待。期待这雨能再下久一点。
这样,他们便能再停留多一刻。
可惜,一切都仅是他的希望而已。
雨停了。
阳光再次投射到地上,小鸟又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几滴寂寞的水珠,偶尔从空中滴落到地面。
“终于停了……”他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语气,是一种失落,还是一种释怀。
他知道,他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那么,我走了。”他这是说给自己听的吗?他也不清楚。只是猛然间,他感觉到,他说不出再见。比再见更适合道别的说话,是……祝福吧?
“你要开心哦!小姐。”
然后他露出了笑容。一个能够包容悲伤的笑容。他看了她最后一眼。
那是他们目光的最后一次相碰。
他匆匆的转头,离开了。他怕相碰的目光会再度静止住世界。他怕,雨会再次落下。
面前的阳光有点儿刺眼,但他没有回头。
如果开始和结束已经注定,他希望,至少以后她回忆起这场雨的时候,能够不再落泪。

3

我们一直都在许多的故事中进进出出。故事也许关于我们,也许关于他们。我们就像列车的站台,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成为了起点,又何时已经走到了终点。
有些人,我们以为只是生命中偶然的过客,但他其实早已步入了我们的生活中,只是躲在一个我们察觉不到的角落里。
有些人,当我们渴望着能走进他的生活中的时候,他却已经默默的淡出了我们的生命,在我们还没有察觉到之际。
开始和终结,总是重叠在那些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小説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