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思

是否在天空编织一张网,就能守护住我的世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可怕的自恋幻觉——关于某人开小号试探男友行为的心理分析

原帖传送门:《我新申请了个QQ加我男友.. 深夜直播了!!!!》

在看了该贴LZ以及楼下众多回复之后,发现许多人在感情方面的认识真的不太成熟,因此以自己的视点粗略分析了下LZ在这个事件中的心理,希望能给更多人作为借鉴,不要重蹈LZ的悲剧。

=======================================================

在心理学中认为,人在寻找恋爱对象的过程中其实只是寻找另一个爸爸(女孩)或妈妈(男孩)的化身。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存在着一个理想爸爸/理想妈妈的形象,能给予自己最无条件的爱。但是在现实中,我们这个幻想都不会得到满足,因为我们的爸爸妈妈在照料我们的过程中,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一丝不苟。因此这个形象或者说这个幻想就会深藏在了我们的心底,而不得不面对现实中一个不完美并有所残缺的爸爸或者妈妈。
所有孩子的第一次失恋,几乎都是和异性父母的失恋,所以我们才需要恋爱,寻找新的爸爸妈妈,去弥补这一无可避免的童年创伤。

但是,怎样才能弥补并修复童年时曾经的创伤呢?答案很简单,就是把创伤重现在新的两性关系上。

一般的说法,一个人的性格如何,在6岁前就已基本成形,往后就很难再去改变。而在6岁前,人格的形成又分这么几个阶段:
0~1.5岁,这个阶段,是个体的形成,一个人的安全感、信任感都是在这个阶段形成的,也可以说,这是一个人“全能自恋”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的婴儿还未曾认识到妈妈和自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认为自己就是妈妈,妈妈就是自己,也可以扩展到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帖中LZ的心理年龄很明显就是处于这个阶段;
1.5~3岁,是一个人学会处理两个人关系的阶段,简单点说就是分开自己和妈妈认知的过程。这个阶段影响的是孩子日后的独立性;
3~5岁,又称俄狄浦斯期,是学会处理三角关系的阶段,开始爱上异性父母,但又对于背叛同性父母抱有罪恶感。这个阶段没有过度好的孩子长大后较容易会成为小三。

假如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有上述某一阶段曾经受到过挫折,那么以后在恋爱中就会不自觉的在心理上重新回到这个阶段,并把所有的状况重现一遍,希望在自己寻找到的这个“理想父母”身上得到弥补并修复。

=======================================================

在帖中LZ一再强调的一点是BF不愿意告诉她QQ密码,而这是一切问题的开端。这个逻辑的根据是恋爱中的两人应该成为一个整体,不应再分你我,这么说来,其实就是“我是妈妈,妈妈是我”思想的一种重现。密码所代表的是一种个人隐私,这里最重要的是“个人”,而0~1.5岁阶段中最重要的是“整体”,在这个“整体”里一旦出现了某些属于“个人”的东西,这个“全能自恋”的幻觉就会瓦解,这就是LZ从一个密码里衍生出来所谓的没有安全感的原因。
在我看来,估计LZ并没有顺利的度过0~1.5岁的阶段,因此无法建立起自我的安全感,而LZ在恋爱中的主要任务就是,重现那个没有过度好的阶段,希望对方能帮自己重新建立一次这个安全感。可惜的是LZBF并不知道她在这个密码问题上真正的意图,因此并没有配合她的无理要求,从而导致LZ的游戏再也进行不下去。这时,继续衍生的就是犹如那个初始形态中一样,所有的不信任、怀疑都会开始浮出水面。

那么,是否只要LZ的BF告诉了LZ他的密码,LZ这个童年创伤就可以得以修复呢?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只要LZ一天还没认识到所有的问题其实都是出自自己的过去身上,那么,这个游戏还将一直进行下去。我敢大胆的推测,就算LZBF告诉了她QQ密码,接下来她还会对BF其他各方各面的“个人隐私”开始关注起来,这个游戏必会越玩越大。

因为最根本的一点是,我们童年时由于父母所造成的创伤,不可能通过如今的恋爱关系来得到真正的修复。
这是一个残酷可悲的真相,但也是必须接受的真相。否则,我们的恋爱只会无意识地不断重复一种模式,也就是所谓的陷入“轮回”。

然后,因为LZ的BF在一开始就没有配合LZ去进行这个游戏,所以这段恋爱对于LZ而言,就失去了其价值所在。因此接下来,就是考虑该如何结束这段感情的问题。
一段关系的结束,势必会造成双方的伤害,所以往往提出结束关系的一方,都或多或少会背上内疚感。而内疚感并不是我们心理想要的感觉,所以如何能结束关系的同时不要背负上内疚感,就需要一种策略。

这种策略十分简单,就是制造让对方出轨的局面。

让对方出轨,就是让对方先背叛这段感情。背叛是对感情最大的伤害,因此这样一来,错误就可以都归在对方的身上,而自己能得到“受害者”的身份,落得“清白”的退场,并收获现实中众多人的谅解与安慰。
而这就是LZ在实际中所做的一切。

我们可以试着分析一下,LZ所做的这个开小号试探BF的行为可能落得的各种结果:
一、就是如今真实发生的局面,BF上钩了,LZ顺利和他分手。
二、BF没有上钩。但是,LZ不会甘心,从开始的时候LZBF没有理会她的小号一会儿时LZ的抓狂劲就可以看出来,她会检讨是不是自己有哪儿做得不够好,下的诱饵还不够重,然后改进、继续纠缠,直到BF终于上钩。(从后面LZ公布的聊天记录上可以看到很有趣的地方,就是LZ的小号居然和一个在网上认识没几天的男人说起了自己胸围和买内衣的事情,勾引意图十足)
三、BF最终还是经历住了LZ的所有考验,没有上钩。小号从此消失。但是,回到现实的生活中,LZBF依然是不会告诉LZQQ密码,LZ的疑心依旧不会消失,于是,很可能会再上演别的更精彩戏码。
不论如何发展,结局都会以分手收场。可以说,分手就是LZ主动追求的结果。

但是说了这么多,并不是要责怪LZ,也不是要指出LZ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因为其实LZ所有的这些想法、策略,相信LZ本身都并没有意识到,基本都是在潜意识中进行的。所谓的策略,其实也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心理机制而已。

我很同意帖中某一楼的回复:“如果你自己不是ms right,你是永远不会遇到mr right的。”而有意思的是,在贴中能看到不少回复包括LZ都抱有这么个观点:安全感必须是对方给予的。

感情的经营,最基本的一点是,能够尊重对方的独立存在,承认对方是不同于自己的一个独立个体,容许两人的想法、行为、价值观会有千差万别,但是这些,其实一点不影响两人相爱。
相爱是一个互相接触、理解、接受、包容、信任的过程,而不是控制彼此,不需要每件事都分出谁是谁非,更不是一场战争,对于一切都非要斗个你死我活的角逐。
感情不是要你失去自我,而是要在相爱的过程中更清晰的认识自我,所以,在爱人之前,首先需要学会的就是爱你自己。在你怪责对方没有给予你足够安全感的时候,想想安全感到底应该是从哪儿来的。如果你的自我没有建立起来,在感情中就会变得无法自持,感觉不到自己,那么就算对方做得如何完美,对于你来说,安全感相信都是不会存在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心理学習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婴儿出生的4个阶段和可能对其未来产生的影响

今天去听了梁老师朋友关于静心的分享,当中有一个小说法我觉得挺有意思,是关于婴儿出生的4个阶段可能对于人一生所产生的影响。这儿记录一下。

第一阶段:从受精至怀孕3个月时期。这个时期母亲对孩子的态度将可能影响到其未来对于人生意义的不同想法。在这个时期里,胎儿还处于不稳定状态,假如要进行人工流产,也必须在这个时期里进行。假如母亲对于该孩子抱持的是不想要,只是被动生下来的想法的话,今后可能会让孩子认为人生的生存是无意义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感觉自己就处于这种状态)。而假如母亲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要把孩子培育成人的话,则孩子会认为生存是有意义的。还有一种是,母亲只是稀里糊涂的怀上了孩子,并没什么太明确的想法,那孩子今后也可能会活得比较稀里糊涂,并不会对人生意义这种问题思考得太多。

第二阶段:怀孕3个月至9个月的时期。这段时期母亲的情绪将会对孩子产生深远的影响。若母亲常常处于愉悦的状态下,则孩子往后亦可能较为乐观,若母亲常常处于抑郁或其他负面情绪状态下,则孩子先天的质地也可能会比较忧郁。不过这点分享的老师自己也不是记得很清楚,我也只是结合自己的常识去作一个理解而已。

第三阶段:分娩时期,从宫缩到孩子滑出母亲产道之间的时间。关于生产的时期,可能出现顺产也可能出现难产。在顺产情况下出生的孩子,假如拥有清晰的目标,会比较容易往着这个目标进发,并顺利达到自己的愿望。而难产的孩子,则常会为自己制造更多的困难,要通过一番艰难的努力才能达成目标。另一种可能是剖腹产,剖腹产其实也是顺利的出生了,只是孩子在向目标迈进的过程中可能需要到更多的助力,需要很多人对其进行鞭策,才能顺利达成自己的愿望。

第四阶段:出生后的6个小时以内。据说在这个时期里,孩子会对周围人的情绪非常敏感,能很容易就察觉出母亲甚至周遭人对自己出生的态度。在此6个小时以内,孩子必须和母亲产生实际的身体接触,才能让其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假如在6小时内都无法和母亲接触到(比如被直接送进产房了),则会让他的安全感降得很低,而防御感则会提升得很高。而出生后越早能吃到母亲乳汁的孩子,他在以后对于自我的连接也会有比较高的觉察力。要和自我进行连接,首先很重要的就是内心中拥有力量,即安全感,愿意卸下自己的盔甲;而防御心太重的人,则会习惯性的把内心的感受与思想割裂开来,很难进入连接的状态。

最后再记录一下今天所作的一个练习,开始的时候我认为这个练习意义不大,但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能挖掘到很多内心中一直没被注意到的信念,或根本从没想过原来这些存在着的信念,居然会对如今自己的经历产生那么多的影响。
2人进行,首先由一方说出最近困扰自己的一个问题,然后另一方循环向其提问以下两个问题:
1、一个人拥有怎样的信念,才会让自己经验到……(复述对方问题的原话)呢?
2、你怎么证明这个信念是真的呢?(对方回想经历,或明白到只是自己意识的认为)
当不断深挖下去以后,一些你从没想过的念头就可能会忽然冒了出来,许许多多的事情就会在一刹那被联系起来。
这个练习并没有一个硬性的界定应该问多少遍或应该问到什么程度就停止,假如双方愿意,可以一直进行下去,或者事先商量好一个练习的时间。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时间的长短,和被提问方的自我觉察有很大的关系,而越往后,到自己已经无法再想到会有什么的信念时,此时再继续冒出来的念头,则很可能是被埋藏得越深的潜意识因素。
我自己在进行这个练习时的感觉,当我发现到之前从没发现的事实,或居然把一些看似无相关的事情联合起来之时,心里的触动非常的大,身体感受十分强烈,仿佛会全身发烫,并轻微的发抖。
心理学習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关于“好我”与“坏我”的区分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心理学中有将意识分为“好我”与“坏我”的概念。但似乎很多人都误会了这两个概念的分别,认为“好我”就是理想中的自己,“坏我”即是不好的自己。用一个动画中常采用的场景做比喻,“好我”就是我们头脑中的天使,而“坏我”则是那个恶魔。但这样的理解其实是错误的。
“好我”就是处于目前状态的自己,你现在是一个怎样的人,这就是你头脑中的“好我”。而“坏我”则是那个你不敢成为的人。比方,一个性格十分内向的人,在他的意识中也许并不认为内向是一件好事,并且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外向一点,这个时候,“内向”其实就是他的“好我”,而“外向”反而是他的“坏我”。而这个“好我”和“坏我”,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呢?为什么不是我们意识上认为更好的那个性格特质才是“好我”呢?
在我们刚出生的时候,整个性格都是浑然天成的,并没有任何“好”和“坏”之分。但是随着我们的成长,无可避免的会碰到很多壁,同时也会得到很多的夸奖。而随着碰壁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的大脑就会开始创建并发展出一套防御机制,以防止我们继续因为同样的事情而受到同样的伤害。这时候大脑所作的分析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它不但会提醒我们远离一些会给自己带来伤害的实物,还会分析并总结当我们受到伤害时,我们大部分时候是在采取怎样的行动。比如,当我们不听父母的话时,就会引起父母生气,父母生气我们就会受到一些伤害,于是久而久之大脑就会总结出,“顶撞对方(尤其是长辈)”很容易导致不好的后果,所以避免伤害的方法就是,避免和他们冲突。而假如我们再将这个逻辑应用到实际中,发现果然当我们一切顺从父母的意见时,父母就会停止对我们的打骂并不时会给予我们赞赏,这时候“好我”和“坏我”就形成了。很明显从这个例子中大脑分析得出的“好我”就是顺从强势的对方,而“坏我”就是表达自己的意志。
以上是一个很简单的“好我”与“坏我”形成的例子,而实际中,这两个“我”分裂的过程要复杂、细腻得多,比如就上面的例子,假如当我们顺从父母的意志时,父母却依旧没有停止对我们的责罚,那么“好我”的形成又会朝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了。在我们的童年中,大脑就是通过在一次又一次的经历中区分出哪些是“好我”,哪些是“坏我”,而最终“好我”就会形成了我们目前的性格,而“坏我”则被我们排斥、抗拒并压抑着。所以面对一个内向的人,我们势必可以断定,在他过往的关系中,内向的性格为他带来了更多的好处,同样一个外向的人,也是因为在他过往的经历中外向给他带来了更多的好处。
而有趣的是,尽管我们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坏我”,但我们却很乐于和那些拥有我们“坏我”特质的人,又或者,和与自己拥有相同“好我”但压抑“坏我”的程度比自己更加严重的人去交往。在后面的一种关系中,我们很容易在这种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坏我”的一面。而前面的那种关系则是我们找到了另一个帮我们释放自己的“坏我”的通道。可见,虽然我们一直努力压抑着我们个性中的某一部分,但其实我们内心还是渴望能够得到释放的机会的。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就是因为没有完全一样的“好我”的组成,因为每一种性格的特质,都有可能在成为某个人的“好我”时,也是另一个人的“坏我”。而心理学学习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帮助人去整合这些被我们主动分裂出来的性格组成部分,让你看到其实人生无所谓“好我”与“坏我”,一切一切都可以归纳到一个统一的“我”中。当你可以做到这样时,视野就会更加开阔,生活也就自然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心理学習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关于近日妈盲目为我找工作的心理分析

这两天又连续发了关于妈妈的噩梦。在梦中她一直强迫我去做某件事,强迫我去做某份工作,我感到十分的压抑和恼火,于是在梦中反抗,和她撕扯。今天醒来时再次试着梳理了一下这份情绪,终于发现触碰到了之前从未察觉到的一个事实。
妈最近发狂似的帮我找工作,尽管我已经一再重申我找工作的前提是不影响我每个星期三晚的心理学习小组,但她却似乎从来都不记得有这回事。她“推荐”过我一份到珠海上班的工作,导游,和一份固定夜班的工作。我说这些工作都不行,因为时间都不方便,但她却总说没那么凑巧的你不可能总是在周三那天外出,或可能那天你可以休息。似乎整个世界都能围绕她的幻想运转一般,无视现实。
而我已经不只一次的跟她说你不用那么替我操心,我自己会找,我自己会安排,但她却对我说的视而不见,当我昨天终于发怒说不用你再帮我找了的时候,她居然说你自己找了那么久都找不到,有什么做你就先做着什么啦!你为了生存你就得什么都干的啦!我帮你找多个机会不好吗?我十分惊讶她说出这样歪曲事实的话。而且仿佛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一般。首先不说我现在的生存根本没有出现问题而她却已经说得仿佛我已经没钱吃饭了般,而这时我更强烈的一个情绪是很想重提BRT事件,我想大喊若不是你我早就已经在上班了!而我也十分惊讶每次和她纠结关于找工作问题时我总会不自觉的又扯回到这个事件上,而且已经不只一次这样,每次和她争论关于这个工作问题时我总会出现这种不自觉。我开始一直以为其实我在这一事件上还是在怪责她,但感觉不是这样的,我已经放下了BRT的事情,并且在这个事件上我也认为并不单单只是谁的责任问题,里面似乎有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只是她在前一段时间总是不断的问BRT还有没有再联系我,而现在她不再问了,却开始说出仿佛我没有去工作是我的能力有问题,所以一直都找不到工作的话来。
这刻我突然明白,她对我的这个投射是多么的强烈,多么的恐怖。事实是,她在这一事件上还是认为是因为她的缘故而让我丢了这份工作,因此引发了她强烈的内疚感。于是为了逃避这个自己“好心办坏事”的令人难过的事实,她开始忽略这种内疚,把情绪转移到帮我找另一份工作之上(自我防御机制的启动),仿佛帮我找到了另一份工作这份内疚就可以消去了。所以,她并不是真心的想为我找一份工作,只是希望得到一个“她帮我找到了工作”这样的结果。而在她采取这样的行动时,由于她处于最根本的动机,其实还是要逃避那份内疚的感觉,因此这份感觉就那么巧妙的投射了给我,似乎一直在故意挑衅我重提这个事件,让我帮她自己去怪责她。尽管这一切并不是我真实的想法,但一切还是那么神奇的被挑了起来。
另外,在她的这个心理防御机制中,我想应该还有另一层面的意义。她不断的为我找工作,却总是找一些明知我不会去从事的工作(比如导游,很久以前爸自己开办旅游公司时已动员过我多次去考导游证,但我已经明确说过我不喜欢,我并不习惯在很多人面前过于表现自己,而她那时也是对我表示理解并支持我的。而这次她居然会又让我去试一份导游的工作,老实说我是很诧异的),我不知道在这当中是否有一种无意识的故意存在。如果,其实她的深层意识只是希望达成一个“我已经为你做了那么多,但你都不领情,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不关我的事”的结果的话,那么这种无意识的故意也许是可能存在的。当她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希望把内疚消灭时,这样一种反转的逻辑的诞生,对于保护她自己,是十分有效的。因为当这个逻辑实现时,她就能把在BRT事件中自己的过错完全消灭,而把一切的责任全推在了我身上——“我只是在为他付出努力,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唉,原本不过是一件这样的小事,但因为压抑、忽略、转移了自己的情绪,于是导致一系列越来越过火的后续事件发生,我只能说,其实人心理的“蝴蝶效应”,也是相当恐怖的。
心理学習 | Comment:3 | Edit | Trackback:0 |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