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思

是否在天空编织一张网,就能守护住我的世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故事,无关爱情

——献给爱过、错过、遗憾过的人们。

1

这场暴雨在来临之前,竟然没有甚至半点儿的征兆。于是,呼应起了街上的措手不及,如涟漪般蔓延开去。
她把袋子举在头顶,匆匆的寻找着躲避的地儿。高跟鞋溅起的水花在她身后扬起一道曼妙的风景,跟随她脚步的频率有节奏的弹奏着水花的乐曲。
而乐曲停在一栋大厦的屋檐处。她使劲的拍打着皮包和衣服上停留的水珠,和理顺被打湿了一半的长发。当终于认为一切都整顿好以后,她才记起,自己忘了喘上一口气。
她的目光往外移去。天地间仿佛已挂上了一重由雨水编制而成的幕帘,遮去了阳光,和视线在空气中的穿透。全世界突然之间只剩下一种声音,和一道风景。所有的变化,只是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
这时,一滴泪水滑落在她的脸颊。
许多故事的开始都跟这场暴雨一样,没有任何的预兆。但在我们意识到的时候,却已经在发生了。
她的泪水,并不是这个故事的开始,或者,那是另一个故事的结束。只是,那个结束刚好在此时被勾起了而已。
隔着泪水,她看到的是一只黝的手,手上轻轻的捏着一张雪白的纸巾。她不知道是因为纸巾的白而显衬出手的,抑或相反。
她带着愕然地往手伸出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一张温和的笑脸。当四目交碰的时候,世界仿佛产生了那么一刻的静止。
“不要紧吧?小姐。”因为雨声的遮掩,她只能听到说话的内容。但却无法听清说话者的声音。
“谢、谢谢……”她低下了头,匆忙的接过那张纸巾。她不知道,她的羞愧是产生于被一个陌生男子看到了自己脆弱的一刻,还是如此大方的接受了他的关心。
她轻轻的把泪水擦去。然后,把纸巾揉在手心。
对方没有再说话,而她,也良久都没有抬起头的勇气。因为她怕泪水会再次不受控制,或者目光会再次相碰。
雨还是一直下着。世界再次回归到只有一种声音的状态。虽然只在前一刻,她分明听到了某些东西碰撞时产生的巨响。
突如其来的雨打乱了每个人的生活节奏,但每一次的雨,都让天地暂时连接在了一起,甚至,相聚起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拉近两颗原本陌生的心。
终于她抬起了头,但目光却下意识的落在另一个方向。不过,那张温和的笑脸,却仿佛已经消融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在犹豫,是否应该再表达一次谢意,或者,认识这个陌生的男子。她的心中竟然多了一种期待。期待雨中再响起那一把声音,期待,雨再下久一点。
而她也感受到了,有一个目光,总是不经意的停在她身上,但每一停留,就迅速移开。
她咬着下唇,再次低下了头。脸颊有点发烫,是因为泪的痕迹吗?但她却不自觉的把那团纸巾揉得更紧。
世界在某种心情下,总会让我们感觉静止了。只可惜的是,时间却从不愿意陪伴我们,哪怕停留仅是多一秒钟。
雨停了。
和它突如其来的开始一样,结束也是无声无息。
让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是她期待着的声音,终于响起了。但内容却跟她的期待有着那么的差别。
“终于停了……”这是她能听到的。
她抬起头来。阳光再次投射在地上,小鸟又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刚刚几乎能把她的视线遮盖住的雨帘,此刻只剩下了寂寞的水珠,偶尔的从空中滴落到地面。
在她觉察视线终于又变得清晰的一霎,她的泪水几乎又要汹涌而出。
而这时,她的耳边又响起了那把声音。
“那么,我走了。你要开心哦!小姐。”
她猛的别过头去,映在她眼帘的,还是那么温和的笑容。
然后,笑容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化为了一个高大的背影,匆匆的离开了。
她其实还有话想说,起码,一句简单的“谢谢”吧。但她却连一个字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她只能凝视着那个背影的远去,最后,消融在雨后的阳光里。
我们无法知道故事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同样,我们也无法估计到它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只是,最后,她都忍住了泪水。
如果说泪水总是对往事的一种缅怀的话。

2

他最近总留意到一个女孩。在他走出公司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能见到她路过。
如果只是偶然的一次两次,或者谁都不会在意。但假如三次、四次的话,这就变成一件很有趣的事儿了。
他猜测,这个女孩大概跟他一样,对于时间都存在着某种偏执。比如,他会计算着离下班还有多久,而他一般需要多少时间去整理好下班的行装,才能上在几点钟踏出公司的门口,再走几分钟的路到车站,才能乘上几点钟的巴士,等等。
他不知道他这算不算得上一种心理变态,只是,他觉得他生来就喜欢这种有条不紊的生活,所以他从没想过要去扭转点什么。像听惯了古典音乐的人,一般很难接受嘻哈乐派一样。
而在这样规则的生活中,居然屡次遇上同一个人,实在让他感到意外。
那感觉就像,两列原本不同轨道的列车,却总会在某个节点相遇——当然只是相遇,而不是相碰——你就难免会对那辆列车的轨道是如何行驶的,而产生兴趣。
今天大概是一个不好的日子。虽然他早也有辞去这份工作的念头,但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的是今天发生的一件小事。那一刻他深切的感受到这儿他再也无法若无其事的待下去了。于是他递了辞职信。毫无预警地,今天成为了他在这儿工作的最后一天。
有时候他实在不知道是天气觉察了自己的心情,还是心情早已察觉到天气的变化。在他最后一次踏出这个公司大门的时候,居然下起了一场之前毫无征兆的暴雨。
天空突然变得灰蒙,行人突然变得匆匆。
这场雨毫不留情的把他井井有条的生活节奏完全打乱。今天他毫无悬念地会乘不上平时乘的公车,无法在既定的钟点踏进家门口。他懊恼地掏出香烟,打算让烟雾陪伴他等待这场没来由的雨的结束。而突然,他愕住了。
他又看见了她。
她把手中的袋子举在头顶,匆匆的寻找着躲避的地儿。她的高跟鞋溅起的水花,仿若跟随着她的脚步,奏起了一首曼妙的乐曲。
他突然醒悟过来,这次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碰到她了。
他心中突然浮起了一丝不舍。虽然他们只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但,她却让他感到了多一丝的亲切感。
她走进了不远处的一栋大厦的屋檐处,然后,使劲的拍打着留在袋子和衣服上的水珠。而他突然涌起了一股冲动,把已经掏出来的香烟塞回了口袋中。然后,他朝那个屋檐拔开了脚步。
雨真的很大,打在脸上甚至有疼痛的感觉。也许因为这是一场没有准备的雨,所以才来得如此猛烈。
当他步入与她相同的屋檐的一刻,他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心跳。那是因为短跑后的加速,还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呐喊,他并不知道。他只感到这次的雨水停留在身上,是前所未有的寒冷。
他掏出一张纸巾,擦拭着脸上的雨水,或是汗水。他借着喘气,希望心跳能尽快的平静下来。
世界此时只剩下了一种声音。不是雨声。那是他心跳的声音。
他把擦湿了的纸巾攥在手心,目光开始游移。他的大脑告诉他,他要寻找垃圾桶,但他的心却说,不是。
他的目光远远地停留在她的身上。她正安静地凝视着天然交织而成的一幅幕帘,神情认真得令人心疼。
虽然这仅是第一次他如此近距离的凝视她。但是,他却在她的眼神中,读到好多好多。他知道了,她曾经经历过同样的雨天,她曾经,被没来由的雨水打痛过。她并非只是单纯的在凝望这样一场暴雨,他听到了,她的内心在倾诉着一些什么。
突然,她落下了一滴泪。
旁人看来,这是一滴莫名其妙的泪水。但他知道不是。泪水内包含的,往往是对过去的缅怀。如果说没有征兆的开始让我们感到无措,那么没有征兆的结束,总会让我们感到无力。那么,至少,我们可以把它记住。用我们的泪水。
他默默地走近了她的身边,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的递到她面前。
“不要紧吧?小姐。”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因为他知道,能化解悲伤的,就只有笑。一个能够包容悲伤的笑。他们虽然只是陌生人,但他却那么想让她知道,有时,你并不是一个人在走路。
他和她的目光有那么一刻相碰在了一起。只是很短的一刻。但那一刻世界仿佛静止了。
因为目光投射出的总是真实的心灵。而心灵,大概是唯一能超越时间而存在的。
她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谢,接过了纸巾,然后低下了头。
他在回想,究竟在几分钟之前,是一种怎样的冲动,驱使他靠近了这个女孩。
突然辞职的决定。一场突然的暴雨。突然产生的不舍。然后突然涌起的冲动。如此多的突然聚在一起,还能让人相信一切都只是偶然吗?
也许不是。也许这是上天特意安排的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她。
他并不知道,她曾遭遇过些什么。他只是一直停留在远方,凝视着她每一次的路过。她的曾经的故事里,并没有他的出现,但,他却一直存在着,以她不曾察觉的形式。
如今他终于出现了,在这个故事里。但他实在没有料到,竟然是以最后的形式开始。
又或者,这个故事应该开始于更早吧?在他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在他,第一次思索她的轨迹的时候。而今天所有的突然,大概都是上天想在一个结束的时刻让她知道,她其实,并不孤单。
他忍不住再次把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但他不敢细看。因为他怕这样会让他产生留恋,而留恋,会让他最后不能潇洒地走开。走出这一个不属于他的故事。
后来,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落在他们面前的这场雨上。那就像是一道屏障,能阻止他们离开彼此。尽管只是暂时的,但他也产生了一种期待。期待这雨能再下久一点。
这样,他们便能再停留多一刻。
可惜,一切都仅是他的希望而已。
雨停了。
阳光再次投射到地上,小鸟又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几滴寂寞的水珠,偶尔从空中滴落到地面。
“终于停了……”他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时候的语气,是一种失落,还是一种释怀。
他知道,他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那么,我走了。”他这是说给自己听的吗?他也不清楚。只是猛然间,他感觉到,他说不出再见。比再见更适合道别的说话,是……祝福吧?
“你要开心哦!小姐。”
然后他露出了笑容。一个能够包容悲伤的笑容。他看了她最后一眼。
那是他们目光的最后一次相碰。
他匆匆的转头,离开了。他怕相碰的目光会再度静止住世界。他怕,雨会再次落下。
面前的阳光有点儿刺眼,但他没有回头。
如果开始和结束已经注定,他希望,至少以后她回忆起这场雨的时候,能够不再落泪。

3

我们一直都在许多的故事中进进出出。故事也许关于我们,也许关于他们。我们就像列车的站台,都不知道,自己何时成为了起点,又何时已经走到了终点。
有些人,我们以为只是生命中偶然的过客,但他其实早已步入了我们的生活中,只是躲在一个我们察觉不到的角落里。
有些人,当我们渴望着能走进他的生活中的时候,他却已经默默的淡出了我们的生命,在我们还没有察觉到之际。
开始和终结,总是重叠在那些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小説 | Comment:0 | Edit | Trackback:0 |
<<孙悟空的紧箍咒 | 首頁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悄悄話勾這兒

Trackback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